申博sunbet

网易特别策划_腾中重工老板资金链断裂 60家小额

作者:申博sunbet 日期:2019-07-10 17:53

 

  腾中重工再次成为舆论中心,其幕后实际控制人李炎陷入因涉嫌多项罪名被调查的丑闻,其一手打造的“华通系”也宣告崩盘。知情人士表示,崩盘的原因在于李炎旗下上市公司旭光高新受到沽空机构狙击后被银行大量追债,但是“华通系”资金无法从别的项目抽身,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

  网易财经了解到,约有60余家小贷公司被“华通系”拖欠资金,“华通系”还向农业银行、建设

  银行、工商银行、华夏银行、重庆银行等多家成都当地银行,累计借贷金额约40亿元。[详细]

  5月7日,在腾中重工的问题扩大至整个“华通系”之后,李炎在成都的大本营——位于高新区孵化园9号楼E座的华通投资总部迎来了一波又一波新面孔的“讨债者”们,和守候在此的记者一样,他们都吃了闭门羹,被挡在了需要工作人员刷卡才能开启的玻璃门外。

  从当天下午2点至5点,三个小时约十几位“讨债者”先后出现,在这幢十层楼的建筑前,他们有的反复打着电话联系华通方面的人员,有的隔着玻璃门窥视着大堂动静,还有的则在门前踱来踱去。这些“讨债者”均代表企业而来,但是他们不愿向现场的记者透露公司名称和个人姓名。

  “这么大的企业,我们一点不晓得它出了问题,还是昨天看了新闻以后(才知道)”,一位操着四川方言的企业代表摊手表示他的不解。

  5月5日,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率先曝出腾中重工停工破产的消息,随即引爆了这家在2009年曾因出手收购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旗下军用越野品牌车悍马而扬名国内外的民营公司的危机。而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李炎以及整个隐秘的“华通系”投资资本也被曝光。

  据上述企业代表透露,其公司为腾中重工旗下孙公司腾中福田(系腾中重工之全资子公司华锐特种车辆与福田汽车于2010年合作成立的公司)建造厂房的工程款至今尚有几百万元未结清。另一位从德阳赶来的企业代表则告诉网易财经:“从2012年到现在,它们还欠公司几千万的租赁费用”。

  “企业早就拿不出钱了,现在才找上门来的债主多半是要拖欠时间比较长比如材料款、工程款之类的”,一位借贷了几万元给华通投资的小额贷款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网易财经,“至于我们小额贷款公司早几个月前都开始来催债了,因为它一旦没按时支付利息给我们,我们就会敏感察觉企业是否资金出现问题。”

  网易财经注意到,在这座十层的办公楼,除了1楼为大堂外,从下往上依次是华通博物馆、华通工程技术研究院、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文物保护监测研究基地、腾中航空电子、成都空天电子、川眉特种芒硝成都办事处、得阳特种新材料成都办事处、腾中重工成都办事处,华通投资占据十楼的最高位。

  其中川眉特种芒硝和得阳特种新材料均系李炎实际控制的港股上市公司旭光高新的子公司;华通博物馆则被用来展览李炎收藏的艺术品,已因拖欠银行贷款于4月被法院查封。可见,能在这座大楼里办公的,都与李炎有着密切的关系。

  国内某网络媒体平台率先曝出腾中重工停工破产的消息,随即引爆了这家在2009年曾因出手收购悍马而扬名国内外的民营公司的危机。

  对于传闻的破产危机,腾中重工已发布公告称否认停工破产,而后5月7日,旭光高新也发布公告称与实际控制人索郎多吉、主席张志刚已取得联系并否认了两人失踪一事,但是腾中重工的生产负责人龚多则又告诉网易财经,公司方面并未与李炎和张志刚二人取得联系。

  “李炎实际控制的公司之间股权结构非常复杂,看上去并无直接关联,但是整个‘华通系’公司的资金都是相通的,不管是华通投资的、还是腾中重工的、还是得阳化学的资金,全部由李炎来调度”,一位自称李炎朋友的知情人告诉网易财经。

  这一资本运作手法可以如此比喻,“华通系”的每一家公司实际上都是李炎本人的“抽血站”,他在抽取了众公司的资金后,汇集投入到新项目中,一旦新项目能够“造血”(吸引融资),将成为李炎的一个新的“抽血站”,同样被其抽取资金,循环往复投入到新“抽血站”的建造中去。

  这位知情人认为,正是在新的抽血站未能实现“造血”,而老的“抽血站”却急需输血之时,危机趁此来袭,而这一导火索正是旭光高新被沽空机构的狙击,由此引发了整个“华通系”资金崩溃。

  3月25日,美国沽空机构格劳克斯质疑旭光高新材料的招股说明书和财务年报涉嫌造假,将其目标价定为0元,之后一系列动荡接踵而至:当日旭光高新狂跌7个点宣布停牌,收报1.25元港币/股已跌破发行价;在财务数据备受质疑的情况下,公司宣布延迟公布2013年业绩,但至今未报业绩未复牌;4月23日,索郎多吉(又名李炎)被指替其名下公司“Ascend Concept Technology Ltd”任担保人,向瑞士嘉盛银行借贷757万美元(约5905万港元)未偿还,嘉盛银行则向香港高等法院要求追债。

  据旭光高新2013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其借贷金额高达42.4亿元。“这种情况下,国外银行不仅不会继续放贷,还要收回之前放贷的资金,可是在此之前,李炎已经把从各家公司抽取的近30亿资金投入到内蒙古阿拉善项目上了”,上述知情人如此解释“华通系”资金链的断裂。

  据《阿拉善日报》于2014年2月27日的报道:“阿拉善华通园中国飞艇基地总投资50亿元,占地面积276公顷。目前,项目已累计完成工程总投资26.73亿元,项目建成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114亿元,利税8亿元。”

  该知情人认为,沽空机构狙击旭光高新的时机,恰好卡在李炎能够从阿拉善项目抽取资金之前,才导致目前的状况,“如果阿拉善项目的资金出来,说不定大家现在都好好的”,这位知情人士为李炎一手打造的“华通系”的崩盘感到惋惜。

  “华通系”目前背负的债务超过百亿元,实际控制人李炎与其左膀右臂张志刚是否已经负债“跑路”仍是未解的疑团。

  据成都市金融行业人士透露,“华通系”作为四川的优质企业,能开出比市场价格更高的月息,有资金的小额贷款企业都是争着把钱贷给他们。

  据四川在线日的报道,来自四川省小贷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省已开业小额贷款公司344家,注册资本总额为544.34亿元。

  截止于发稿之时,网易财经联系上多位“华通系”债权人,其中一位小额贷款企业负责人透露,目前约有60余家小贷公司被“华通系”拖欠资金,占总数比例近20%。其中有30余家小贷公司已加入到“讨债QQ群”中。

  据上述负责人指出,光成都本地的民间借贷便达10多亿元,最多的一家小贷公司的借贷金额超过1亿元。除了成都本地之外,“华通系”也向广东等外省的小贷企业借贷,累计的民间借贷金额近20亿元,并且这一数字并未包含小贷的高额利息,只是本金。

  “早在去年12月华通投资就停息了,现在来要债的(小贷企业)都只是想拿回本金而已”,对于借贷的金额他解释道。这也证实了之前某金融人士对媒体透露的,“华通系”资金链系在春节前后开始紧绷的消息。

  据悉,除了旭光高新借贷的42.4亿元外,“华通系”还向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华夏银行、重庆银行等多家成都当地银行,累计借贷金额约40亿元。一份已经公开的法院查封公告显示:由于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成都华通博物馆的藏品作为抵押担保物被查封,申请人正是中国农业银行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

  粗略计算,“华通系”目前背负的债务超过百亿元,实际控制人李炎与其左膀右臂张志刚是否已经负债“跑路”仍是未解的疑团。

  自称认识李炎的两位人士向网易财经表达了对李炎是否失踪的不同的看法,其中一位认为李炎只是暂时失去联系,他相信李炎会把欠他的款项偿还;另一位则认为,李炎有索朗多吉的香港身份,为躲避国内经济犯罪的惩罚,躲到国外做个隐形富豪的可能性更大。

  据媒体报道,由于拖欠工资,“华通系”已有大量员工离职,腾中重工的龚多对此表示否认,但是在网易财经提出的参观新津工业园工厂的请求后,遭到他的婉拒,并解释:“现在还不方便”。

  “华通系”作为四川的优质企业,能开出比市场价格更高的月息,有资金的小额贷款企业都是争着把钱贷给他们。

  今日媒体发布消息称,于2009年宣布收购悍马(未成功)的四川著名民营企业腾中重工,已经停工破产,其出资人李炎(又名:索郎多吉)涉嫌诈骗、非法集资、恶意逃废债务、伪造金融凭证等多项罪名被调查,涉案金额在100亿元人民币以上。现当地政府以及员工都已经联系不上李炎本人。公司现场记者看到,有多位债权人在讨债。

  华通投资的大楼,债权人一到便被引导离开大门,转向另一处办公地点。(网易财经 张艳 摄)

  华通投资的大楼,债权人一到便被引导离开大门,转向另一处办公地点。(网易财经 张艳 摄)

  华通投资的大楼,债权人一到便被引导离开大门,转向另一处办公地点。(网易财经 张艳 摄)

  分批前来的债权人一到便被引导离开大门,转向另一处办公地点,未出现围堵在门口的现象。(网易财经 张艳 摄)

  分批前来的债权人一到便被引导离开大门,转向另一处办公地点,未出现围堵在门口的现象。(网易财经 张艳 摄)

  5月6日,位于成都高新区科技孵化园的成都华通博物馆门口,张贴着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查封公告》显示:申请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申请对被申请人成都华通博物馆在4亿元范围内的财产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本院作出的(2014)川民保字第10号民事裁定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依据民事裁定书,于2014年4月22日查封被申请人成都华通博物馆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科技孵化园9号园区的藏品抵押担保物。(网易财经 张艳 摄)

  华通投资的大楼,分批前来的债权人一到便被引导离开大门,转向另一处办公地点,未出现围堵在门口的现象。(网易财经 张艳 摄)

  5月6日,位于成都高新区科技孵化园的成都华通博物馆门口,张贴着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查封公告》显示:申请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申请对被申请人成都华通博物馆在4亿元范围内的财产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本院作出的(2014)川民保字第10号民事裁定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依据民事裁定书,于2014年4月22日查封被申请人成都华通博物馆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科技孵化园9号园区的藏品抵押担保物。(网易财经 张艳 摄)

  这是债权人被引导到的洽谈地点——孵化园8号楼。8号楼显得破旧不堪,一楼大堂甚至堆满建筑垃圾,这里应该是华通投资临时设置解决上门追债问题的办公点。网易财经在楼下蹲守,截止五点半,前往8号楼的追债者仍未离开。(网易财经 张艳 摄)

  这是债权人被引导到的洽谈地点——孵化园8号楼。8号楼显得破旧不堪,一楼大堂甚至堆满建筑垃圾,这里应该是华通投资临时设置解决上门追债问题的办公点。网易财经在楼下蹲守,截止五点半,前往8号楼的追债者仍未离开。(网易财经 张艳 摄)

  这是债权人被引导到的洽谈地点——孵化园8号楼。8号楼显得破旧不堪,一楼大堂甚至堆满建筑垃圾,这里应该是华通投资临时设置解决上门追债问题的办公点。网易财经在楼下蹲守,截止五点半,前往8号楼的追债者仍未离开。(网易财经 张艳 摄)

  媒体称,目前由公安厅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已经进驻腾中重工,相关财务和管理人员已被控制,涉案金额在100亿元人民币以上。

  网传2009年收购悍马一事世界皆知的四川民企“腾中重工”破产。腾中重工的股东为华通投资。今天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华通投资总部看到,华通博物馆已经被法院查封。总部员工透露已经两个月未发工资,但仍在上班。有十多名债权人在现场。

  腾中重工位于成都高新区的大股东——四川华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处了解到,现场有多位债权人到公司处讨债。一债权人称,华通欠自己的债务有9000多万,其中1000多万是为公司修建新津厂房没付的工程款。另一债权人称,公司欠自己7000多万,是在内蒙的一个工程项目的工程款。

  四川在线记者今日在李炎旗下位于成都高新区的华通博物馆大门前看到,博物馆大门已贴有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公告,公告称,查封成都华通博物馆所有藏品,查封期限自2014年4月22日至2015年4月21日止。

  腾中重工融资和对外担保额度达到28亿元,民间借贷不详。得阳化学负债15亿,民间借贷不详。此前,个别小贷公司和民间投资公司已经采用非法手段,使企业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蓝鲸称,在腾中方面涉及的银行有农行、华夏、恒丰、浙商、乐商、渣打、工行、重庆银行(6000万)。

  蓝鲸获得的文件称,华通系(腾中重工控制方)涉及的金融巨大,问题严重,事态有可能失控。蓝鲸报道称,华通系入股腾中重工和得阳化学,是为了将其做为抽取资金的水管。他们将腾中重工和得阳化学融得的资金,并非用在自身经营上,而是将资金抽走。

  2009年6月,通用公司宣布,与来自四川的民营企业腾中重工就出售悍马一事达成备忘录。消息传出后腾中重工立即成为关注焦点,尽管2010年2月双方突然宣布收购无法如约完成,但腾中重工借此赚足了眼球。



相关阅读:申博sunbet
 .